齐中网开奖结果当前位置:主页 > 齐中网开奖结果 >

徐世章 珍藏要不断改进 宁缺勿劣

发表时间: 2021-01-27

  收购文物不吝钱财,而生活却非常简朴。他不尚豪华,不乱花一文钱,衣食均不讲求,家常便饭足矣,无不良爱好,不打牌、不喝酒,平时爱穿用白布染成蓝色的长衫,子女们上学时也都穿这种自家染的布做的衣服。

  藏玉必辨其时代识其名义

  生涯俭朴为人正直

  多少都有播种

  徐世章(1889-1954年),字端甫,又字叔子,号濠园,天津人,81708仙人网,著名的文物收藏、鉴赏大家。

  徐世章所藏多数砚上有刻名人题铭跋语。这些铭记不仅是书法艺术,而且更属可贵历史资料。如清代字画家金农、伊秉缓、高凤翰、吴昌硕,金石学家翁方纲、黄 易、吴式芬,古砚收藏家黄任、高兆,篆刻家周芷岩等人铭砚。清代有名制砚家顾二娘款匕燕落花端砚更是难得名品。这些刻铭是研究名人生平业绩的好材料,且具 很高的艺术跟学术价值。

  藏砚多数著名人题铭跋语

  收拾:收藏周刊记者 陈福香 实习生 冷师师

  (本文参考徐绪玲《先父徐世章珍藏募捐文物追记:意在爱国功在千秋》、美术报等)

  轶事

  鉴赏研究古玉,必需具备精深的专业常识,不对祖国长久玉文明的学养是不能做到的。徐世章每取得如意玉品,必对其深刻研究,考其源流 ,辨其时期,识其名义,究其价值,并用精练文笔,将心得写在玉器盒上。徐世章藏玉,不单纯是好古、收藏与玩赏,更重其鉴赏考据,其精诣之识,不亚于专业学 者。

  解放后,徐世章踊跃投身新中国的建设事业。1952年为抗美援朝卖房捐献15000元购买飞机大炮;为支持国家经济建设,认购当时尚不被大众信赖的10年期公债25000元,是当时私家认购公债数额最高者之

  徐世章女儿徐绪玲曾撰文回想:记得父亲暮年曾对我说过:“要是我将购置文物的钱用来买钻石,能够买一大簸箕。”他曾对出卖古玩的商人说:“只有是精品,不论多少钱,统统往我家送。”

  徐世章为收藏这众多的文物精品破费了多少十年的血汗。在“七七”事变以前,天津日本租界有个叫大罗天的古玩市场,大概有几十家古玩店铺。他差不多每天都到那 里去看,碰到有收藏价值的就买下来,差未几每次或多或少都有些收成。古玩店铺的人也常常到他家来卖文物。他曾对发售古玩的商人说:“只要是精品,无论多 少钱,统统往我家送。”徐世章女儿徐绪玲曾撰文回忆:记得父亲晚年曾对我说过:“要是我将购买文物的钱用来买钻石,可以买大簸箕。”

徐世章旧藏明姚绶抄本《斗南白叟诗集》册页装封面 明 朱砂荷鱼澄泥砚(现藏天津博物馆) 清 高兆铭赤壁图端砚(现藏天津博物馆) 宋仿青铜器三足人面端砚 徐世章藏 2007西泠秋拍 《文园诗草》徐世章题封面

  抗美援朝曾卖房捐资买飞机大炮

  他化私为公的义举也得到了家人的懂得与支撑,1954年徐世章病逝后,夫人杨破贤与子女通过周叔弢正式传达了将家藏文物全体捐献给国度的志愿。徐世章支属先后两次捐献古砚、古玉、书画拓片、金石、书帖、印章等2749件。

  明顾从义摹刻石鼓文石砚,是按宋拓本石鼓文所刻,砚面、周、底刻秦石鼓文四百余字。在海内尚无宋拓本石鼓文传播的情形下,此砚对石鼓文研究有主要参考价值。郭沫若先生著《石鼓文研讨》一书,就参照了此砚的铭文行数排列。

  徐世章是民国总统徐世昌胞弟,历任京汉、津浦铁路局局长,币制局总裁等职。1922年卸任回津,在投资房地产及公益事业的同时,竭尽精力、财力收藏文物, 成为著名的文物收藏、鉴赏大家。徐世章晚年将自己耗尽毕生心血收购又极为钟爱的2000多件名贵文物,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

  简介

  徐世章生于1889年(清光绪十五年),卒于1954年,享年65岁。北师大学堂译学馆毕业,后留学比利时列日大学经济管理系,获学士学位。历任陇海铁路 局会计监补与技巧 见习所副监视、京汉铁路治理局副局长、津浦铁路局局长、浦信铁路督办、国有铁路沿线防役官、津浦铁路防疫局局长、交通部次长、交通银行 副总裁、国际运输局局长及币制局总裁等职。离职后寓居天津。他在退职时就致力于收藏、整顿文物,购买房产 ,创办教导、医务、实业等事业,乐于为振兴公益事业服务。由于他生活简朴,待人恳切,为人正派,故在当时居住天津的开明士绅中有较高权威。

  清末民国时代,仿古玉充满肆店,能得真精者,实为不易。父亲能保持“宁缺勿劣”“不断改进”的鉴藏准则,在确保集藏精品珍品的条件下,再求数目。

  1953年冬,身染重病的徐世章,想给自己的收藏追求一个最幻想的归宿。他对子女说:“我终生精神致力于收藏文物,几十年醉生梦死,终于将它们由分散变为 集中。假如传给你们,势必又由集中变为疏散。我斟酌再三,只有捐献给国家,才更易于保管,供全社会、全民共赏。盼望我逝世后,将捐献之文物开拓一个摆设室进 行陈列,供大家观赏,这也是我对社会的一点奉献。”尔后,他与时任天津市副市长的挚友周叔弢先生屡次商讨捐献之事,得到了周先生的支持与激励。

  不打牌不饮酒,衣服本人染色

  1996年夏,徐世章的子女相聚,二女儿掏出几经灾难、独一保存下来的徐世章《藏砚手记》等账目,兄妹睹物思人感叹良深,更加激发对先父的怀念与崇拜。从 这份账目上可以明白地看出他的生活开销才一二百元,而一块砚台要六七百元。从残存的这册《藏砚手记》中可以得悉,仅1934年用于购砚达12116 元,1935年为10017元,1936年为8375元,1937年为5739元。购买古物,固然他舍得花钱但也是尽量能省则省,因为他懂行识货,还常以 便宜购得珍品,如1937年1月,他以6元之价购得明代宣德款识的铁砚一方。他自己也时常奔走于文玩古店、荒摊冷肆。当钱一时凑不齐,又出让一些古砚,购 得更精罕的古砚。对无从购买者,采用与人以砚易砚的交流方法,如他曾以自藏清桂馥大龙尾砚,换得徐世襄所藏朱笥河大石砚。

  天天到古玩市场淘宝

  对这些高价收购到的文物,他均悉心保存,其中精品都用可贵的楠木、红木、黄杨木甚至紫檀木做外匣,逐一分辨收藏。并由徐世昌(善于草书)、徐世襄(擅长篆 书)或他自己在外套上题铭刻字。对那些有来历的精品还在匣中的缎里上题跋。注明出处。有的漆盒因年久失修,有开裂、破损、残缺之处,他便请北京一位有特别 手艺的工匠孙天庆师傅(原在北京琉璃厂“小器作”,除做各类硬木小器件,还兼营修理硬 木家具)进行修补。修补后的货色就是行家人也看不出哪些处所是修补过的。

  徐世章每得一玉器,必请细木匠独裁上好材质的木匣,或糊制锦盒,并填以棉里绸面的软囊,岂但使玉器卧之“舒服”,而且又可防潮、防损 ,装潢丑化。还设置古玉专柜,严加维护,做到十拿九稳。欣赏“生坑”玉器时,更要防与汗手接触,为坚持天然“包浆”,防止堕落变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